微信时代 老爸老妈的微信时代

阳光妹妹

分享人:阳光妹妹

2016-06-20 | 阅读:手机版

   
打开微信“扫一扫”,网页打开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

我爸我妈上微信了。

为了我爸我妈,我要大声赞美微信。微信真伟大。微信真神奇。微信是人参果,使人返老还童。未上微信前,我爸我妈是老人,年高近八十,与这个世界唯一的联系是一根电话线,扯着我,扯着我哥,扯着我姨,扯着我婶,强大的wi-fi让电话线的电波微弱游丝,我爸我妈像两只沉重,衰老的老蜘蛛,怕微动一下他们的结网就破碎在这个他们越来越不懂得的世界里。上了微信了。他们是两只火烈鸟了,毛羽鲜艳的我简直不信这是我爸我妈嘛。我爸做饭,也抱着手机,我们发给他的流行歌曲,边做饭边听随着节奏哼唱,快乐地我怕他要跳起街舞来。两人的行为全是年轻人的了。和手机绑定了。午休夜眠,抱着手机。上厕所也手机抱着不放。我记得国内电视似乎有一句倡导口号:放下手机,看看世界。我爸我妈却因与时俱进上了微信了,给十三亿国人的口号他们全给改写了,——拿起手机,看看世界。

微信的载体是手机。那么说微信之前,我需从手机说起。

我爸我妈,从前是我爸分管与时俱进,所以多年来,我妈坚决不要手机,我爸掌管家庭手机。那是很古老的诺基亚,掌中一把就握住了。只有我妈让这个手机响起过。我爸用这个手机,也只给一个人打电话,我妈,当然是拨打我家座机了。我全不记得这手机有多少岁数了。可这些年来手机两头那四句话,一直不变。

"这个菜(鱼,肉)买不买?”

"买。"

"走到哪里了?”

"马上就到家了。"

我爸我妈多么孤独啊。

人人用手机娱乐。我爸却写诗。因此他也有朋友,朋友是写诗的朋友。两人论诗,非常诗意,方式仍书信往来,偶一电话热谈。他的诗友,有一日突然诗情鼓荡,突然要用最快的速度发一首新就之诗给我爸,如何最快,发至我爸的手机上了。

我爸那是第一次收到亲朋的短信。自然他也还不会看手机短信。难了又难,想了又想,拿着手机,下了楼,到了楼门口的小菜摊。摊主是从乡下来城里卖菜的年轻人,人很憨厚,我爸多年来照顾他的生意,彼此相熟。我爸把手机递给他。说请他帮忙,看看短信。年轻人放下自己的三星,接过我爸的诺基亚。他看了一眼手机,然后看着我爸,说:

“大叔,你识字吗?”

我爸面色微红地说:“识两个字。”

年轻人因为诺基亚的老牛拉破车款,以为与它相配的我爸,也是文盲,实在是聪明啊。在手机世界里我爸啥也不懂,真是,不是文盲是什么。那么文盲的老伴,也是文盲,似乎,更是人间常情吧。

最记得我妈是天才的家用电器盲了。凡家用电器,一律不会使用。因此多年前我家买的第一台洗衣机,如今想想,多傻瓜型啊,可我哥和我若不在家,我妈就手洗衣服。她说洗衣机的使用键,她看一眼就懵掉了。

我们也曾尝试让她使用手机,多次尝试,多次的放弃。

然而人类跟随时间,继续进化了,人的身体,不知怎么搞得似乎又多生长出了一个外延的器官,手机。我妈不是达尔文,她只是一个女人老了仍爱美,仍有时尚年轻的心。她看到了我家乡小城的女人们,这几年,流行穿貂,穿貂的女人,全手握的那种手机那样时髦高端;且不论穿貂女人的手机啊,晚上一起做健身操的老大妈们,也人人手握那种时髦的手机。我妈觉得自己真不行了,被潮流甩在后远远的,她电话上隆重告诉我:“你下次回国,得给我买个手机。我就要那种时髦手机,手指头一摸索就好了,根本就不用按键。”

我妈一步跨入了触摸式的智能手机的时代。

说我妈学用智能手机之前,说一件我妈的往事吧。

她一辈子身背外号,“王第一”,凡事争第一。记得我上初中时,那是八十年代中期,市里一年一度的教学能手的评比,突然有了新的参选规定。参选老师,须普通话授课。我家祖辈文登人我全家说文登话。我哥和我,出了家门换普通话;我妈和我爸,确是家里家外,只有文登腔。方言我觉得在老一辈人是其血液中的组成。我妈要学普通话,其难度,好像把她的血型更换了。然而她成为烟台市的教学能手的道路上是不可有阻碍的。最终,她一如往年,仍代表学校成为了烟台市的教学能手。

自然,她说会了普通话了。

可其中的艰难啊。最要命的,是在家她拿我们仨开练。在学校她是老师,她在上,我在下,虽然她普通话一响我像吃了酸石榴,浑身的汗毛都倒了,可是,也得咬着牙关忍着盼下课,绝不敢发一声笑,一堂课,四十五分钟还是很有盼头的。可家里是无底洞啊。可好在她不再是数学老师王老师而是我妈了。她一说话,我也说话了:

“妈啊,求求你了,快说回文登话吧,妈啊——”

我妈学用智能手机,劲头,正是当年她学普通话的劲头。

备有专门的小本子,拜我为师,我讲说一句,她记录一句,我操作一下,她学着操作一下,我竟敢训她笨死了她也不发火生气,而是戴着老花镜,直摇头说我爸:

“老头啊,真难啊,真费脑子啊。”

边感叹边在本子上再写一遍:开机关机,手指切不可用力,动作要轻,轻点一下屏幕就行。

如果说多年前,我妈学说普通话是她学说的第一门外语,那么学用智能手机,便是我妈学的第二门外语了。学外语,我的经验是入门是最难的,回想小时候学英语说出第一个句子, this is a desk,费了多少日月啊。我妈学习智能手机,只为开机,天啊,我费了几乎三天的时间。而她呢,吃上了降压药。

她是野蛮生长之人,手戳手机显屏如同多年前手执教鞭,敲打黑板,啪啪的用力,啪啪的巨响声,手机显屏吓得周身僵硬,一动不动,就是不开门,让她进入。可她一旦学会了开机关机了,她作为王第一的强大能量,即刻爆炸了,微信的操作,一学即通,人聪明得之后的诸多种种,无师自通;自然,包括网络世界的种种不良现象。最触目的,她身染了三点:矫情。扰民。卖萌。

说矫情。

她是丹青高手,人人皆知。可她偏偏最广泛地发送她的画作给我们,貌似谦虚地说:我的拙作,敬请您批评指正。

谁敢指正呢。于是人人吹捧:太好了,老厉害了老妈(大妈,嫂,姐,二姨,舅妈,阿姨,奶奶,姥姥,王老师,老王-----),这不就是毕加索嘛,张大千嘛-----

我妈捧着手机乐得啊,说我爸:“老头,这个微信太好玩了。我一定教会你。”

说扰民。

她还真把微信的吹捧当真了。心花一绽,逢人就问:上没上微信啊。我的微信好友们,不知怎么回事她全弄成她的好友了,我的好友们全是孝顺孩子,我妈微信上一露头,一片人点赞,欢呼,于是,她

卖萌了。

且不说她自己微信的肖像图,一天一张地换,越换她越年轻,她还掌管我爸的微信,也给贴出了我爸的肖像,我一看吓了一跳,赶紧很婉曲地说我妈:老妈,网络世界比现实世界,还复杂啊,你可要注意不要误导年轻的女微信友啊。

标签:微信时代 老爸 老妈 提示:按 ← →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

前一篇:第一页 后一篇:Failed to load resource: n e t::ERR_INCOMPLETE_CHUNKED_ENCODING